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專訪】楊盼盼:世界經濟將往何處去?
2020-06-04 08:23:00

本文源自央視網2020年6月3日

  世界經濟將往何處去?

  央視網消息:(記者 張琪)自5月以來,多國陸續分步驟解除限制措施,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與恢復經濟之間努力尋找平衡。但疫情并未徹底消除,全球經濟依舊面臨多方面的不確定性。如何在防止新冠肺炎疫情再次蔓延的同時讓經濟恢復正常?世界經濟將往何處去?近日,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員、全球宏觀經濟研究室副主任楊盼盼接受央視網記者專訪,深度解讀當前全球經濟形勢。

  央視網記者: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使全球經濟暫時“停擺”,全球產業鏈會發生哪些變化?是否會斷裂或重組?

  楊盼盼:新冠肺炎疫情本身會對全球產業鏈產生沖擊,主要包括內向和外向兩個渠道。內向渠道是疫情對國內的生產和消費沖擊經由價值鏈傳導至中間產品、大宗商品和設備的進口需求,繼而產生負面的溢出效應。外向渠道是疫情在全球價值鏈和區域價值鏈上的樞紐國家暴發,生產、裝配和制造的中間產品和最終產品出現延遲,影響產品在本國和其他市場的后續生產與銷售。

  疫情沖擊帶來的產業鏈斷裂時有發生,特別是中間品零庫存、中間品種類較多、需要多次進出口加工裝配完成等復雜產業鏈行業,受到沖擊最大。代表性門類是汽車行業和電子產品行業,在疫情發展的不同時期、不同地區均出現了生產的暫時性“停擺”。

  疫情沖擊使得跨國企業在全球化布局中更加看重產業鏈的安全性,會成為疫后產業鏈重組在成本、效率之外的新考量。

  央視網記者:美國有高官一度公開呼吁美企撤離中國,新冠肺炎疫情過后,各國政府是否會收回部分產業鏈,進而加劇國家間貿易壁壘、技術壁壘?

  楊盼盼:產業回流的一個典型事實是:早在疫情之前,產業回流至發達國家就已出現。不過,疫情很可能成為加速產業鏈轉移的催化劑。全球產業鏈的形成本質上由企業行為選擇決定,企業選擇拓寬海外產業鏈,還是選擇回流,實際上是基于二者的收益成本比較做出決策。

  政府行為會對產業回流產生影響,一方面,政府可制定政策提升布局價值鏈的成本(增加關稅和其他貿易、投資壁壘等);另一方面,政府可以提高企業回流的收益(如減稅政策、支持企業價值鏈轉移的補貼政策等);同時,政府政策的不確定性還會影響企業的預期,造成企業投資計劃的擱置。目前來看,疫情過后這三方面政策都更可能指向產業回流。

  央視網記者:歐盟委員會日前預測,2020年歐洲經濟將出現“歷史性衰退”,歐盟經濟今年將萎縮7.5%。疫情終會過去,但疫情會給全球經濟帶來哪些“后遺癥”?短期內能走出衰退嗎?

  楊盼盼:疫情本身存在著諸多不確定性,這構成對全球經濟復蘇的挑戰。疫情讓全球經濟在2020年上半年陷入衰退,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如果疫情在下半年持續失控或卷土重來,則2020年全年經濟都難以復蘇;如果疫情長期化,那么2021年全球經濟能否走出陰影還要畫上一個問號。除疫情本身,其他“后遺癥”包括:金融市場脆弱性上升,特別是新興市場爆發金融危機的可能性上升;各國政府出臺大規模紓困計劃,央行擴表,政府債務上升,政策效應的遞減和疫情過后政策如何退出值得關注;疫情之前,全球經濟增長的持續動力就已經不足,2019年是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增長最差的一年,這一問題在疫情沖擊之后仍然存在并將更加凸顯;貿易摩擦、以鄰為壑政策可能持續出現,進一步侵蝕經濟的復蘇動力。

  央視網記者:IMF稱這是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而且是發達經濟體、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首次同時陷入經濟衰退。在這樣的大變局中,中國需要防范哪些風險?

  楊盼盼:需要防范以下八個和經濟相關風險:第一是因疫情沖擊帶來的國內有效需求不足的風險;第二是國內疫情之后復蘇不充分,繼而導致潛在經濟增長率下行的風險;第三是疫情倒灌、新一輪疫情出現導致的經濟風險;第四是外需放緩和復蘇不確定性上升的風險;第五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疫情加劇的風險;第六是國際金融市場再度動蕩的風險;第七是針對中國的貿易、投資保護主義進一步加強的風險;第八是被排除在經貿新規則之外的風險。

  央視網記者:我們應該如何應對?

  楊盼盼:第一,在生產端,我國面臨價值鏈轉出壓力。需要出口企業自身加強轉型,也需要政策支持,優化營商環境,增加投資吸引力。

  第二,疫情的壓力測試表明,我國同樣面臨產業鏈安全壓力。因此,塑造安全、有韌性的價值鏈同樣需要相應的政策支持,這一點我國和發達經濟體是一致的。這需要對產業鏈安全進行評估,找出其中的薄弱環節,同時提升產業鏈的競爭優勢,化解關鍵性技術和產品對產業鏈安全的影響。

  第三,在需求端,需要以國內市場和最終需求為依托,塑造以我國為主要驅動力的穩健區域價值鏈。

股票保千里论坛吧